《毒殺納瓦尼》Navalny

普京政府的最大「眼中釘」,俄羅斯知名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據報於2月16日在服刑的北極監獄中突然死亡,享年47歲,他的死因至今未明。這位極具魅力的政治人物離世的消息,令莫斯科的社運人士極為震驚,國際社會紛紛表示哀悼和憤慨。

由加拿大導演Daniel Roher執導的作品《毒殺納瓦尼》此前已奪得第95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影片講述反對派領袖納瓦尼打擊官員貪腐的生涯。2020年納瓦尼因神經毒劑險些喪命,卻奇蹟地死裡逃生。他在德國休養五個月的期間,決心找出謀殺他的幕後黑手。翌年他返回莫斯科,並在機場過邊檢時當場遭到拘捕,隨後因莫須有的罪名入獄。2023年3月12日晚於洛杉磯舉行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Roher接受獎項,並表示將其獻給當時身在囹圄的納瓦尼和世界各地的所有政治犯。[1]

《毒殺納瓦尼》既是一部引人入勝的紀錄片,亦是一個扣人心弦的偵探故事,獲得奧斯卡獎實至名歸。片中最經典的一幕,是納瓦尼親自致電給暗殺他的疑兇,而令觀眾嘩然的,是接電話的俄國特工竟然將行兇經過和盤托出!這個似是笑片的情節,實在比荷李活電影更有戲劇性。而那位俄國特工所施的毒藥,是一種稱為諾維喬克 (Novichok) 的神經毒劑。被克里姆林宮視為敵人的,無論是身處何地,都不斷遭到威嚇和殺害。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中以來,諾維喬克便有被用來暗殺俄國商人、前間諜、叛國者和異見人士。事實上,用神經毒劑來暗殺政敵的做法由來已久,更可以說是前蘇聯和俄羅斯標誌性的行刺手段。但是,即使俄國明顯擁有製造神經毒劑的技術,其特工又有相關操作經驗,加上獨裁者要消滅反對聲音的動機,克里姆林宮都會一一否認與這些事件有關。

諾維喬克是俄羅斯開發的第四代化學武器。1992年,前蘇聯化武科學家米爾扎亞諾夫 (Vil Mirzayanov) 在當地報章揭露,俄國研製出這種被譽為一觸碰便致命的神經毒劑。其確切化學結構尚未清楚,俄國的專家聲稱其威力是迄今最强的。雖然從化學的角度來看,諾維喬克與G系列(例如沙林毒氣)和V系列(例如VX)神經毒劑同屬有機磷化合物 (organophosphorus compounds) 的大家族,但是這個「新人[2]」的致死毒性比VX至少高5倍。此外,諾維喬克是「二元化學武器」,即是說,它可以由兩種毒性較低的前驅物 (precursor) ,按需要時混合才會發生反應,產生活性的毒劑。這個設計使諾維喬克更便於運輸和保存,操作時也相對安全,有利避開檢測和偵查。

G系列與V系列神經毒劑[3]的合成都源於意外發現。1930至40年代,德國研究員在開發殺蟲藥時偶然合成出G系列的首個神經毒氣塔崩,其極強的毒性被德軍垂青,並促使後來沙林毒氣的發現。雖然被稱為「毒氣」,但它們其實都是透明、無色和無臭的液體,其中有部分極易揮發。即是說,它們不僅可以透過皮膚接觸造成傷害,也可以在空氣中散播,透過呼吸道進入人體。1950年代,英國科學家開發新農藥時,意外發現了V系列神經毒劑。這些化合物對人體的毒性太高,因此不適合農業用途。結果,它們都成為了軍用化武。除了用在戰場上,當中一些毒劑亦有用作恐怖襲擊或暗殺。例如臭名昭著的VX,就曾用於2017年吉隆坡國際機場的金正男暗殺案。

上述各種不同的神經毒劑都是乙酰膽鹼酯酶抑制劑 (acetylcholinesterase inhibitors) 。乙酰膽鹼 (acetylcholine) 是一種神經傳遞素,在神經和肌肉之間傳遞神經信號,控制肌肉收縮。當神經信號到達神經末梢並使之分泌出乙酰膽鹼,這些神經傳遞素會擴散到神經肌肉會合處(稱為突觸的結構),然後與肌肉細胞上的「乙酰膽鹼受體」結合,導致肌肉收縮。而酵素乙酰膽鹼酯酶(簡稱AChE)的作用,就是催化乙酰膽鹼的分解,也即是終止神經傳遞,讓肌肉放鬆。

當神經毒劑透過呼吸道、皮膚或眼睛接觸吸收,便隨着血液循環到各器官,並迅速與乙酰膽鹼酯酶結合。這些劇毒的作用機制,是與乙酰膽鹼競爭酵素的結合位置——活性位點。活性位點與毒劑形成穩定的共價鍵後,便失去分解神經傳遞素的能力,導致這些化學信號在神經肌肉會合處大量累積,從而阻止肌肉放鬆,導致肌肉不可控制地收緊,讓人無法呼吸,繼而誘發一連串壞影響。中毒者最初可能會出現流鼻涕、出汗和瞳孔收縮的癥狀。然後,情況很快會升級為呼吸困難、嘔吐、痙攣以及失禁,甚至昏迷,重度中毒者往往死於呼吸肌麻痹導致的呼吸衰竭。取決於毒藥的劑量和接觸途徑,受害人可能會在短時間內死亡。[4]

對於這般危險的劇毒,醫院其實備有阿托品 (atropine)[5] 用作解毒劑,來治療神經毒氣或殺蟲藥中毒。這種「解藥」的作用機理並非中和毒藥本身,而是通過阻斷乙酰膽鹼受體的功能。當中毒者被送到醫院,醫生會立即施予靜脈或肌肉注射阿托品。阿托品分子會與乙酰膽鹼競爭結合受體。換言之,阿托品阻斷了在身體累積的乙酰膽鹼發揮作用,以緩解肌肉痙攣和其他中毒症狀。避免神經毒劑繼續在人體造成傷害,變相讓病人有時間將毒劑排出體外。

由毒發至陷入昏迷的過程發生於電光火石間,神經毒劑的致命性需要醫護極快施行解毒劑注射。納瓦利毒發暈倒之時正乘坐從西伯利亞飛往莫斯科的航班,幸好飛機及時緊急降落,將他送往醫院搶救,才得以死裡逃生,否則後果堪虞。

納瓦尼始終無畏地為正義而奮鬥。在紀錄片的結尾,導演問到如果他真的遭遇不測死去了,他希望對俄羅斯人民留下什麼說話。他堅定地說:

「你們不能放棄!」

納瓦尼雖已離開人世,但他將持續影響著年輕一代爭取公義的勇氣。

原文@麥博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posts/89474696


[1]‘Navalny’ Wins Best Documentary Feature Film | 95th Oscars (2023), Oscars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youtu.be/YCRQqSHTUio?si=AZyO1n082RMD4rtw

[2]諾維喬克,Novichok在俄語中有「新人」的意思。

[3]G系列神經毒劑之命名,是因為它起源於德國(Germany)。V系列的名稱源自英文「venomous」,意為有毒。

[4]VX的致死劑量,通過皮膚接觸約為10毫克,呼吸道吸入為25至30毫克。

[5]阿托品天然存在於多種茄科植物中,例如顛茄和曼陀羅。

Dr Karen

麥嘉慧,人稱Karen博士,科普節目嘉賓/主持。香港科技大學生物學學士及化學博士,曾任教於新加坡國立大學,2008年回港先後在教育學院、浸大和港大工作,教授通識教育以至化學碩士課程。現為自由科普專欄作家,著有《Karen博士21個海洋大探索》,譯有《卡通生物科技》(英譯粵/中),最近正摺埋寫書和低調地開展科普項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