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劑師》(The Pharmacist): 藥與毒的反思 (上) 文/ 李衍蒨

圖:《The Pharmacist》,Netflix

1999 年 4 月一天的凌晨,警察瘋狂的拍打著 Dan Schneider 家的門。警察要把 Schneider 夫婦半夜吵醒的原因,是因為想通知 Schneider 一家,他們的兒子在新奧爾良市購買毒品時被槍殺。當下, Schneider 夫婦大為震驚並且堅稱這是不可能的事——他們一直以爲與孩子很親密,並不相信兒子毒品成癮而自己懵然不知!

Dan; Netflix 截圖

Dan 雖然不認同兒子,但對於警方的調查態度不敢苟同,因此自己調查起來。故事發展下去,當然就是他憑著自己的調查找到了真兇。但,他不知道的是發現只是序幕而已。 Dan 從高中畢業以後就在自己居住的城鎮藥房擔任藥劑師一職,他注意到這段時間突然很多與他年紀差不多的青少年及年輕人,都會拿著由醫生開的醫藥處方要求配一種叫 OxyContin 的止痛藥,這種藥到現今為止都只是美國有在使用。按照正常服用說明,每吃一顆就可以有 12 個小時的藥效,實在能夠給重大痛症的患者一個好好休息或生活的機會。但,從 Dan 看來每次問及這些配藥人士有關痛症的問題都答不上,甚至說不上哪裡不舒服。

在周旋一輪後,從他們口中得知這寫處方是從一位名為 Dr. Jacqueline Cleggett 的兒科診所發出,而這所診所一般深夜 11 時以後才開始營業。 Dan 於是決定前去探個究竟,並同時發現越來越多項類似藥方出現,並且全都是高劑量起步、出自 Dr. Cleggett 的診所!因此, Dan 推斷這些拿著 Dr. Cleggett 診所處方的年輕人很有可能已經用藥成癮。

果然有部份前來經他處理藥方的年輕人,之後都分別死於過量服用 OxyContin。所有從Dr. Cleggett 取到的藥方都是不同劑量的OxyContin、鎮靜劑 Xanax 及肌肉鬆弛劑 Soma ,三種混合一起會被稱為「聖三一 (“holy trinity”) 」。

本著不想再有年輕人像兒子一樣遇害的想法, Dan 決定自己深入調查。當中有時候發現到 Dr. Cleggett 診所門口竟然站著警察看守著,並且收取昂貴診金!整整個尋找 FBI 、DEA(緝毒局)等執法單位幫忙的過程實在漫長。

這種名為 OxyContin 的止痛藥其實是由名為 Purdue Pharma 的藥廠研發,其電視廣告及所有宣傳模式都奉行「低上癮風險」(例如:成癮率低於1%)這種說法,連FDA都允許。直到因爲一個電視專題節目,美國其他州份有位醫生與 Dr. Cleggett 行徑相類似而最後被捕, Dan 聯絡了負責該案件的檢察官,了解各逮捕關鍵,發現原來須透過醫委會徹查醫生有否職業違規。

很快,醫委會受理這個案例,但欠缺最後一條導火線。偏偏大半年後, Dan 在工作的藥房來了一名少女及母親,要求處方 OxyContin 80 毫克的劑量及另外兩種高校止痛劑各 100 毫克, Dan 看到這名少女約45公斤,服用這個劑量必定致死!於是,他沒有為她們母女配藥,並且在拿了處方副本後直接打電話與 Dr. Cleggett 確認處方真偽。最後,因為這導火線導致 FBI 、 DEA 同時間逮捕了 Dr. Cleggett ,但最後卻因為 Dr. Cleggett 在候訊期間的嚴重交通意外令她不用在監獄內服刑。

參考資料:

National Drug Intelligence Center (NIDC). 2001. OxyContin Diversion and Abuse: Abus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justice.gov/archive/ndic/pubs/651/abuse.htm 

Netflix. 2020. The Pharmacist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 United Nations. 1953. History of Heroin. Retrieved from: https://www.unodc.org/unodc/en/data-and-analysis/bulletin/bulletin_1953-01-01_2_page004.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