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劑師》(The Pharmacist):藥與毒的反思 (下)  文/ 李衍蒨

圖:片中所說明的Oxycontin,Netflix

在 Cleggett 的判決後,在 Dan 居住的州份出現了極多流動痛症診所,與 Cleggett 之前的操作手法一模一樣令當地用藥過量而死的人數短時間內激增。

OxyCotin 這協助處理及管理痛症的藥物很重要,但同時間 OxyCotin 也是一類屬於鴉片類的藥物。在美國,歷史上出現兩次有相類似藥物氾濫的事件:一次是在美國內戰期間,另一次就是在越戰後,由於當時的士兵在海外染上這個藥癮,結束戰爭之後更順道將藥癮帶回美國。不過,到 90 年代以後,人就已經忘記了之前的教訓。當社會普遍沒有醫生或者沒有任何可以根治痛症的方法,會為病患開鴉片類止痛藥的醫生就會被視為有同情心的代表。

圖:Dr. Cleggett

而在 2007 年, Purdue Pharma 與政府的官司,最後被判為不正當解釋 OxyContin 的濫用責任及成癮可能。而的確,很多人都會視 OxyContin 為濫藥入門基礎,在 OxyContin 之後就會選用海洛英 (heroin) ,甚至被稱為「窮人的海洛英 (“poor man’s heroin”) 」。事實上,兩者的份子成份幾乎是完全一樣,而兩者的效用是非常相似,因此停用後兩者都會有同樣的停用症狀,分別只是一個在藥房裡面可以買到另一個就要從街上找。

然而,現在的濫藥已經不僅是街上看到的藥品,而是有多種「雞尾酒」組合!前幾年,外國甚多(尤其是美國)出現很多年輕人人咬人這類「喪屍」的新聞,而這些「喪屍」有一大部分都是因為吸食了多種混合藥物組成的興奮劑,導致神智不清甚至沒有任何意識成為「喪屍」。對於執法人員來說,這些新式混合藥物得來的途徑很容易——一般在比較古老、貧窮的城區酒鋪或是小規模便利店已經能夠買得到,而這問題比已知的禁藥都來得複雜及難處理。在調查期間,毒理分析有時候便因為混合藥物變得複雜,甚至未能偵測實際成份而不適用;亦因為獲取途徑廣泛、便宜及容易,很多年輕人都會願意嘗試混藥,結果喪失性命。

藥與毒的概念在乎一線之差。 OxyContin 對於手術後的病患或是長期病患來說是恩賜,但由於她有效12個小時就會讓服食的人有飄飄然、放鬆舒服的感覺。在這段時間,血液的流動會減慢,呼吸也同樣會慢下來,製造一個舒適的休息環境。不過,如果服用的藥超過應有份量,呼吸、血液流動就會更慢,最後停止、身亡。反之,海洛英在一推出時,是給嬰兒使用的止痛劑,不過很快就被勒令停止生產,成為禁藥。

這些藥品的出現沒有對與錯,在乎的是使用它的人如何審視它的價值吧!同樣,藥物濫用或是上癮也不挑對象,無論是處方藥物還是禁藥都可以是上癮的元兇。

參考資料:

National Drug Intelligence Center (NIDC). 2001. OxyContin Diversion and Abuse: Abus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justice.gov/archive/ndic/pubs/651/abuse.htm 

Netflix. 2020. The Pharmacist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 United Nations. 1953. History of Heroin. Retrieved from: https://www.unodc.org/unodc/en/data-and-analysis/bulletin/bulletin_1953-01-01_2_page004.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