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鬥獸棋】入侵螞蟻正間接影響肯亞獅子覓食 由斑馬轉獵殺更危險水牛

很多人都玩過鬥獸棋,也知道「最弱」的老鼠以殺死大象,而類似的情況也正在肯亞草原發生。最新刊於《科學》的研究指,一種入侵性螞蟻取代了一種保護該地區金合歡樹 (Acacia) 的昆蟲,導致大象過度啃食該些樹,剝奪了獅子追蹤斑馬所需的藏身之處,迫使獅子轉向更危險、更難捕獵的獵物:水牛。

無參與研究的英國保育組織「動植物國際」生態學家 Meredith Palmer 指出,研究展示了生態系統的複雜性,並顯示「顯一髮動全身」的情況,有任何微小的改變,整個系統就會作出反應。

在東非數萬平方公里的草原上,鐮莢金合歡樹 (Vachellia drepanolobium) 是生態系統的中心,無論其生長在何處,其數量均佔木本植物總量的 70% 至 99% 。這些樹為當地舉尾家蟻屬 (Crematogaster spp.) 提供花蜜,這些螞蟻生活在沿著樹枝生長的空心尖刺球莖中。作為交換,螞蟻會保護這棵樹免受食草性動物的侵害,並攻擊肚餓得避開樹刺吃鐮莢金合歡樹樹葉的非洲草原象 (Loxodonta africana) 的鼻孔。

然而,舉尾家蟻正在逐漸消失。 2000 年代初,被認為原產於印度洋島嶼的熱帶大頭家蟻 (Pheidole megacephala) 突然出現在肯亞,無人知道牠們是如何抵達,但其影響是顯而易見的:熱帶大頭家蟻會攻擊本地舉尾家蟻並吃掉其幼體,讓非洲草原象肆無忌憚地啃食鐮莢金合歡樹。

懷俄明大學野生動物生態學家 Jacob Goheen 的團隊為了解這種情況,會否影響會隱藏在樹上捕獵的獅子,在肯亞奧爾佩傑塔保護區 (Ol Pejeta Conservancy) 的 360 多平方公里稀樹草原上建立了十幾個研究區塊。在每一個區域中,團隊都追蹤景觀能見度、平原斑馬 (Equus quagga) 的群族密度、熱帶大頭家蟻的出現情況以及獅子殺死斑馬的情況。團隊還捕獲 6 隻母獅,並為牠們配備了 GPS 頸圈,以監測其在不同小區之間的活動差異。

經過 3 年的監測,團隊發現非洲草原象推倒無舉尾家蟻的鐮莢金合歡樹速度比有舉尾家蟻的樹快 7 倍。這些區域的樹木和灌木叢覆蓋面積急劇減少,使獅子很難偷偷靠近並伏擊斑馬。 相較之下,在無熱帶大頭家蟻入侵的地區,獅子殺死斑馬的頻率幾乎多兩倍。

讓一些專家感到驚訝的是,雖然接觸主要獵物的機會減少,但研究區域的獅子數量卻保持穩定。根據其他研究數據,團隊發現當地獅子已透過增加獵物多樣性來適應變化: 2003 年斑馬佔獅子獵物的 67% ,到 2020 年已跌至 42% 。非洲水牛 (Syncerus caffer) 則在同期獵物比例從 0% 上升到 42% 。 但目前尚不清楚這種飲食轉變是否可持續。

另一研究主要作者、華盛頓大學野生動物生態學家 Douglas Kamaru 指出,團隊不知道未來會發生甚麼事,但獅子殺死水牛非常困難,與狩獵斑馬相比,這需要消耗更多能量,有時水牛甚至能殺死獅子。

其他專家想知道,如果獅子繼續捕獵水牛,其數量是否會減少,或者隨著斑馬面臨的捕獵壓力減少,植物群落和山火模式是否會改變。另一些學者則認為,有必要研究熱帶大頭家蟻的傳播方式,以便為阻止其蔓延提供重要資訊,目前該些入侵物種的前進速度約為每年 50 米。

來源:

Science, How ants thwarted lions on the African savanna

報告:

Kamaru, D.N., Palmer, T.M., Riginos, C. & et al. (2024). Disruption of an ant-plant mutualism shapes interactions between lions and their primary prey. Science 25 Jan 2024 Vol 383, Issue 6681 pp. 433-438. doi: 10.1126/science.adg1464

文/AC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