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石器時代狩獵採集轉為務農人口期間 或曾多次出現暴力征服事件

最新刊於《自然》的研究發現,石器時代晚期歐洲農業的興起,並不是由狩獵採集生活方式平穩過渡,當中曾出現血腥的暴力事件,令狩獵採集人口在幾代的時間內,就被農民定居者纖滅。

該研究指,在短短 1,000 年內,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南部的人口曾兩次被該地區的新移民完全取代,而這些新移民的 DNA 亦與原本當地住民幾乎毫無關係。

有參與研究的瑞典隆德大學古生態學家 Anne Birgitte Nielsen 解釋,這種人口轉變過往被認為是和平的。然而,是次研究表明事實恰恰相反。除了暴力造成的死亡之外,來自牲畜的新病原體也很可能殺死許多狩獵採集者。

團隊利用一種稱為霰彈槍測序法 (shotgun sequencing) 的技術,分析在丹麥發現的 100 具人類骸骨的 DNA 樣本。這些骸骨跨越了 7,300 年的中石器時代(狩獵採集生活方式開始衰落)、新石器時代(人類開始農耕生活)和早期青銅時代。而專注於一個特定地區使團隊能繪製出人口之間的基因流動,以及反映他們如何使用土地。

有關霰彈槍測序法

霰彈槍測序法是將基因組隨機打斷為數百萬個 DNA 片段,然後單獨進行定序,電腦程式會尋找 DNA 序列中的重疊部分,利用它們以正確的順序重新組裝片段,從而加快重建基因組的時間,同時可減少原本採集的 DNA 樣本,但技術需要強大的電腦運算能力,以及參照基因組。

分析顯示,大約 5,900 年前,農民驅逐了以前居住在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的獵人、採集者和漁民,並開始砍伐森林開墾農田。

先前的研究曾指出,這些最早的斯堪的納維亞農民從原本的狩獵採集者繼承了大約 30% 基因,意味著他們曾有通婚,而不是一個群族消滅另一個。

不過,大量考古證據表明,這是一個特別暴力的時期,而新的研究表明,狩獵採集者的 DNA  基本上「被消失」,在斯堪的納維亞第一批農民的基因組中幾乎檢測不到。

然而,這些統稱為漏斗杯文化 (Funnelbeaker culture) 的農民,其統治地位相對短暫,只在當地生活大約 1,000 年,然後又有一波來自東歐草原的新移民遷入。

這些新來者繼承了顏那亞人 (Yamnaya) 的血統,後者是起源於現今俄羅斯南部歐洲地區的畜牧民族。而這些新移民很快也取代了漏斗杯文化,形成了稱為「獨墓文化 (Single Grave culture) 」的人口。

Nielsen 指出,第 2 次的人口更替也很快,幾乎沒有留下漏斗杯文化的後代。現時漏斗杯文化農民的 DNA 已從現代丹麥人口中基本消失。她補充,雖然團隊無太多來自瑞典同期的 DNA 樣本,但有跡象表明當地也有類似過程。

團隊希望他們能夠發現古 DNA 中的遺傳標記,從而解釋現代北歐人的健康模式,有助增強學者對某些疾病發展的理解。

來源:

Science Alert, Ancient DNA Reveals a Tragic Genocide Hidden in Humanity’s Past

報告:

Allentoft, M.E., Sikora, M., Fischer, A. & et al. (2024). 100 ancient genomes show repeated population turnovers in Neolithic Denmark. Nature 625, 329–337. doi: 10.1038/s41586-023-06862-3

文/AC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