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約 4,000 年前已醫治癌症

古埃及人在醫學領域曾經非常先進,最新刊於《醫學前沿》的研究更指,古埃及人曾經嘗試治療癌症患者。

有參與研究的西班牙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大學古病理學家 Edgard Camarós 表示,發現是古埃及醫學在 4,000 多年前,如何嘗試治療或探索癌症的獨特證據,並為了解醫學史提供與別不同的新視角。

利用顯微鏡和電腦素描,團隊分析了目前存放在劍橋大學 Duckworth 收藏中的兩個均顯示有癌病變的頭骨。

第一個頭骨編號為 236 ,屬於一位生活在公元前 2687 年至 2345 年古埃及男人。他在約 30 至 35 歲死亡,頭骨上佈滿了大約 30 個轉移性癌症吻合的病變痕跡。這些病變大多數都相對較小,但也有一些明顯較大的病變,包括頭骨頂部有因癌組織或腫瘤破壞而形成的凹痕,而凹痕有約一個港幣 5 元硬幣大。

當團隊仔細觀察病變部位時,發現了一些不尋常的現象:病變部位邊緣有切割痕跡,似乎是當時的外科醫生試圖用金屬工具去除腫瘤,但這些割痕幾乎沒有癒合的跡象,表明它們是在死亡前後發生的。換言之,痕跡也許是法醫造成,或者是最後手段醫治病症,證明古埃及醫學也在進行與癌症相關的實驗性治療或醫學探索。

另一個團隊調查的頭骨編號為 E270 ,屬於生活在公元前 663 年至公元前 343 年之間的女性,去世時逾 50 歲。其右額骨和頂骨之間的頭骨頂部出現一個巨大病變,並與骨肉瘤或腦膜瘤的病徵吻合。

E270 上還有其他已癒合的痕跡,她的左眉骨上有一道由鋒利物件造成的大傷口。另外,在她頭頂左側稍靠後的地方,也有個較小的鈍力創傷。團隊不知道這兩個傷口是同時發生還是分別發生,但無論如何這位女士都存活,表明曾接受治療。

團隊基於這些傷勢,懷疑 E270 有參與過戰爭活動。如果真有其事,現代學者必須重新思考過去婦女的角色以及她們如何積極參與古代衝突。

不過與 236 相比, E270 頭骨上巨大的癌性病變沒有顯示出識別到的治療跡象。因此,雖然無法明確確定兩名患者的死因,但兩名患者的癌症晚期狀態顯示古埃及人曾嘗試過治療,但治癒方法似乎仍然難以捉摸。

來源:

Science Alert, Ancient Egyptian Skull Found Riddled With Tiny Cut Marks. This Could Be Why.

報告:

Tondini, T., Isidro, A. & Camarós, E. (2024). Case report: Boundaries of oncological and traumatological medical care in ancient Egypt: new palaeopathological insights from two human skulls. Front. Med., 29 May 2024 Sec. Pathology Volume 11 – 2024. doi: 10.3389/fmed.2024.1371645

文/AC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