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基因研究揭中世紀英格蘭人 或從紅松鼠感染麻風

在中世紀的英格蘭,人類與紅松鼠的關係曾相當密切,松鼠毛皮在中世紀中晚期被廣泛用於服裝裝飾,牠們本身也會被當作寵物飼養。最新刊於《當代生物學》的研究就指,9 至 14 世紀期間生活在溫車士打 (Winchester) 的人和紅松鼠都攜帶相同的麻風桿菌 (Mycobacterium leprae) 菌株。

造成世紀疫情的 COVID-19 也是跨物種傳播病原體造成,因此人畜共患疾病傳播近年成為一個熱門話題。有參與研究的巴塞爾大學考古學家 Verena Schünemann 指出, 過去無考慮到動物在疾病傳播和傳播中可能發揮的作用,因此學界對麻風病歷史的了解是不完整的。

溫車士打以其松鼠皮毛貿易,以及 11 至 15 世紀使用的瑪利亞瑪達肋納麻風病院而聞名,這使其成為一個理想城市,尋找中世紀松鼠和麻風病的基因關你。

團隊對 25 塊中世紀人類骸骨進行基因分析,部分來自瑪利亞瑪達肋納麻風病院,並已知有患麻風。至於紅松鼠的骸骨則來自溫車士打一條歷史悠久的街道 Staple Gardens,該處距瑪利亞瑪達肋納麻風病院以西約 3 公里。

團隊雖然最終只從 12 個松鼠基因樣本中,找到 1 個有足夠的麻風基因作比較,但當中的麻風桿菌菌株,與從人類骸骨中分析出的 3 個完整麻風桿菌基因組非常吻合。

Schünemann 指出,透過基因分析,團隊能夠確定紅松鼠是麻風病的首個古老動物宿主。

人類是麻風桿菌和較少見的瀰漫型痲瘋分枝桿菌 (Mycobacterium lepromatosis) 的主要宿主,後者會導致神經損傷、失明、嗅覺喪失、脫髮和皮膚乾燥。雖然已是相當古老的疾病,但世衛至今每年仍記錄超過 200,000 宗新病例。另外,麻風可透過 3 種抗生素的長期療程來治療,但如無法獲得這種治療,患者有機會出現永久殘障。

而眾所周知,麻風桿菌也會感染野生動物,例如美洲的犰狳、西非的黑猩猩以及英國白浪島上的現代紅松鼠,但這些松鼠身上攜帶著一種與溫車士打發現的菌株不同。

Schünemann 補充,團隊我們發現的溫車士打中世紀紅松鼠麻風桿菌菌株,與來自同一城市的中世紀人類菌株關係,比從受感染的現代紅松鼠菌株更密切。不過,現時未能完全確定是否由溫車士打紅松鼠將麻風桿菌傳給當地人,還是反過來人類傳給紅松鼠。

來源:

ScienceAlert, In Medieval England, Leprosy Jumped Between Squirrels And Humans

IFL Science, Ancient DNA Reveals People Caught Leprosy From Adorable Woodland Critters In Medieval England

報告:

Urban, C., Blom, A.A., Avanzi, C. & et al. (2024). Ancient Mycobacterium leprae genome reveals medieval English red squirrels as animal leprosy host. Current Biology. doi: 10.1016/j.cub.2024.04.006

文/AC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