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19 世紀持續至今 澳洲兔患由一男子引起

1859 年的聖誕日,一批 24 隻穴兔 (Oryctolagus cuniculus) 從英國運抵澳洲的墨爾本。這些歐洲兔子是送給 Thomas Austin 的禮物,他是一位富有的英國定居者,目標是在其澳洲莊園建立一個兔場,而他的確做到。

不過,僅僅 3 年之後,他的穴兔數量已達數千隻,並開始影響周圍環境。到 1865 年, Austin 向當地報紙吹噓在其莊園中殺死了大約 2 萬隻穴兔,當時他曾為維多利亞女王的兒子亞爾菲臘王子 (Prince Alfred) 等英國皇室成員舉辦了兔子狩獵派對。

Austin 並非第一個將兔子帶到澳洲的人。 1788 年,有 5 只兔子登上了第一批抵達悉尼的英國船隊;接下來 70 年澳洲東海岸大約引入了 90 隻兔子。現時,澳洲本土約有 2 億隻兔子,對農作物和本地植物造成嚴重破壞,每年造成 2 億美元的農業損失,而最新刊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 (PNAS) 》的研究發現,幾乎所有這些兔子都可追溯到 1859 年 Austin 收到的穴兔。

圖:這張 1938 年拍攝的圖片,顯示南澳 Wardang 島上的兔群正圍住水坑飲水
Credit: Michael Letrie / via Wikipedia

為了弄清兔子如何開始在澳洲成為入侵物種,劍橋大學遺傳學家 Francis Jiggins 領導的團隊分析了在澳洲收集的 187 個兔子皮本的基因,團隊亦測試了英格蘭和法國的潛在來源群族,以及來自塔斯曼尼亞和紐西蘭的少數兔子,這些地方均經歷過毀滅性的兔子入侵。

野生穴兔曾與已馴化的雜交

團隊發現,除了悉尼周圍的兩個本地化群族外,澳洲絕大多數兔子都有一共同祖先。兔子的基因組還顯示,入侵的中心位置,正正是維多利亞州 Austin 莊園附近。隨著兔子離該地點越來越遠,其群族基因多樣性變得越來越少,從而形成了同質化 (homogeneous) 的兔群。更重要的是,團隊在發現了澳洲兔子和英格蘭西南部兔子之間的一些遺傳相似性,而 Austin 家族正正是在英格蘭西南部收集第一批運往澳洲的兔子。團隊因此得出結論指,當 Austin 讓最初的 24 隻兔子在他的莊園裡散落時,澳洲持續至今的「兔疫」就已經開始了。

團隊指,早期澳洲兔子的文獻記錄提到了牠們有鬆軟的耳朵和花哨的毛色,這兩種特徵在馴養的兔子中也很常見,這表明牠們可能過於溫馴而無法適應澳洲的野生環境。然而基因分析顯示, Austin 繁殖的穴兔後代有大量野生血統。 Austin 的書信也顯示,除了馴養的穴兔,他的家族也野外捕獵了數隻野生穴兔送至澳洲,牠們更在 80 日的船程中雜交。

Austin 的穴兔也比其他此前引進澳洲的兔子有另一優勢:牠們來到了一個更寬容的環境。當較早的兔子冒險進入叢林時,牠們遇到奇怪的植物和大量肉食性爬行類、有袋動物和野狗。但到了 19 世紀中葉,澳洲內陸地區已變成牧場,這些捕獵者會被人類獵殺以保護飼養的牲畜。 

直至現時,澳洲生態仍受這場「兔疫」餘波影響。因為當年穴兔後代離開 Austin 莊園後,即使人類製造了針對性的天花樣病毒株消滅牠們,這些兔子仍每年可走過 100 公里將這些地區成為領土。在短短 50 年內,兔子的殖民區域大約是其歐洲本土範圍的 13 倍,速度比任何其他引入的哺乳類包括豬和貓都要快。

儘管如此,並非所有科學家都將澳洲「兔疫」歸咎於 Austin 。阿德萊德大學生態學家 David Peacock 指,有其他兔子在同期的澳洲被釋放。他在 2018 年的研究中表示,兔子入侵澳洲是由多次引入引發的。不過, Peacock 認為更多起源研究可以幫助更有效管理澳洲其中一種最嚴重的入侵性物種,創造更有針對性的病原體,來控制甚至根除兔群。

來源:

Science, A 19th century farmer may be to blame for Australia’s rabbit scourge

報告:

Alves, J.M., Carneiro, M., Day, J.P. & et al. (2022). A single introduction of wild rabbits triggered the biological invasion of Australia. PNAS 22 Aug 2022, 119 (35) e2122734119. doi: 10.1073/pnas.2122734119

文/AC、審/W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