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研究:黑猩猩能記住朋友、親人臉孔逾四分之一個世紀

Louise 已經 26 年沒有見過她的姐姐或侄。然而,當她在電腦螢幕上看到他們的那一刻,她 立即認出了他們,並緊緊盯著他們的臉。對於人類來說,這已經非常驚人,但 Louise 其實是一隻倭黑猩猩,其一生的大部分時間都在與這些親戚分開的避難所渡過。

最新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 (PNAS) 》的發現表明,與人類最親近的靈長類可以記住朋友和家人的面孔數年,有時甚至數十年。這表明,長期社會記憶的能力並不像我們認為的那樣是人類獨有的。

試圖弄清楚非人類靈長類動物是否記得一張臉並不簡單。因此,在是次研究中,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比較心理學家 Christopher Krupenye 的團隊使用眼動儀和紅外線攝影機,以非侵入性方式了解靈長類在觀看人或物體圖像時的視線。

團隊對生活在歐洲和日本三個動物園或保護區的 26 隻黑猩猩和倭黑猩猩進行研究。團隊在螢幕上同時向牠們展示了兩隻靈長類並排放置的臉部照片 3 秒鐘。有些照片對牠們而言是完全陌生的;有些則是牠們最親密的朋友、家人,甚至是敵人,牠們曾經生活在同一社會群族中,但已經多年未見。

黑猩猩和倭黑猩猩凝視牠們曾經認識的同類臉孔,時間大約是四分之一秒,與陌生靈長類的臉孔相比,平均多 11 至 14%。在某些情況下,牠們已經有 5 至 10 年無看到螢幕上的同伴,或者以 Louise 為例,已經超過四分之一個世紀沒見過對方。

靈長類識別出同伴的視線是快速但持續的,這與對嬰兒凝視牠們認識的人的臉孔更長時間的類似研究結果相符。 有參與是次研究的哈佛大學演化人類學家 Laura Lewis 表示,發現就像當你在街上,遇上一個多年未見的人,你會再看一眼的情況。

這些靈長類注視與牠們有過積極關係的同伴,例如曾梳理毛髮或玩耍的同伴圖像時間最長,例。至於前性伴侶、不熟的同類,曾傷害或嚇到牠們的同類照片,牠們的視線則不會停留那麼久。

其他動物,例如海豚、大象和狗,利用聲音或氣味來識別另一個熟悉個體的叫聲或氣味。 但長期以來,利用視覺線索來記住分離多年的朋友的能力,一直被認為是人類獨有的,並且對人類祖先的生存非常重要。因為分辨到朋友或敵人的人類,可以在困難時期重新結盟,並交易食物或其他商品。而黑猩猩會形成大型的、等級分明的群族,這些群族經常再分裂成較小的群族,其成員來來去去,有時還會發生權力鬥爭。因此,記住朋友對黑猩猩也有好處。

無參與是次研究的猶他大學生物人類學家 Rachna Reddy 指出,年輕的靈長類會經歷激烈的社會學習階段,與人類青少年相似。這可能有助牠們區分值得信任的同伴,特別是對於年輕雌性而言,這有助牠們為離開出生群族做準備。

來源:

Science, Chimps remember the faces of old friends and family for decades

報告:

Lewis, L.S., Wessling, E.G., Kano, F. & et al. (2023). Bonobos and chimpanzees remember familiar conspecifics for decades. PNAS 120 (52) e2304903120. doi: 10.1073/pnas.2304903120

文/AC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