蟻害殺不盡 或與螞蟻懂辨毒餌有關

如果您遇到蟻害,用毒餌似乎是合情合理的解決方案。吃到毒餌的蟻更會將成份,與整個蟻群分享,最終將之消滅。不過,現實與天氣一樣都不似預期,情況更困擾了昆蟲學界百多年。最新刊於《通訊生物學》的研究則從具入侵性的阿根廷蟻 (Linepithema humile) 發現,螞蟻可能「聰明」得可避開這些毒餌減少對蟻群的傷害。

阿根廷蟻的群落能有超過 100 萬隻個體,牠們會由工蟻出外尋找食物,當偵察覓食的工蟻發現食物來源時,便會留下一條信息素路徑,引導同伴將食物帶回巢穴,但這種做法也使牠們容易受到有毒誘餌的影響。現時的毒餌往往含有延遲作用的毒藥,當螞蟻在蟻群分享有毒食物後就會在一段時間後起作用。

不過,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螞蟻生物學家 Roxana Josens 在幫助該國一家兒科醫院應對蟻害時注意到,螞蟻聚集在毒餌然後很快就在房內消失並不意味著蟻群已死,而是牆的另一邊仍會有數以千計的螞蟻。她很快就明白蟻群放棄了毒餌,因此她想設計一個實驗來支持自己的假論。

團隊在大學校園以野生阿根廷蟻連續 3 個夏天進行研究,用糖水將蟻從一條既定路線引誘到兩個新地點,然後在每個地點設置了餵食盤,一個只含普通糖水,另一個則添加了商業毒餌中常用的毒素硼酸。

在最初的幾個小時,阿根廷蟻以相似的速度造訪每個餵食器,但隨後牠們逐漸放棄有毒餌的餵食盤。後來的實驗室測試顯示,吃了含硼酸糖水 6 小時後, 120 隻阿根廷蟻中只有 7 隻死亡,這表明阿根廷蟻並無因為中毒而停止造訪有毒餵食盤。

Josens 推論有兩種可能:阿根廷蟻可能正在用一種化學物質標記有毒餵食盤或通往盤的痕跡,向其他工蟻發出遠離的訊號。另一個假設是,吃了硼酸會讓蟻感到噁心,牠們學會將這種不良結果與有毒餵食盤聯繫起來,並決定避免之。由於不返回餵食盤信息素會消散,最終不會再有蟻到達有毒餵食盤。

無參與研究的加州大學河濱分校昆蟲學家 Michael Rust 形容,兩種可能性都很有趣,但他希望看到團隊追蹤特定阿根廷蟻造訪毒餌的次數,這將證明嚐到毒藥的蟻不會回到餵食盤。

他又補充,除了團隊的兩個解釋外,還有第 3 個解釋:如果阿根廷蟻確實因毒餌而病,可能會干擾蟻群正常的工蟻招募過程。這可以解釋為何牠們會放棄有問題的餵食盤,不需例如蟻學會避免危險物質等的更複雜解釋。

來源:

Science, Why don’t ants always fall for toxic bait? They may learn to avoid it

報告:

Zanola, D., Czaczkes, T.J. & Josens, R. (2024). Ants evade harmful food by active abandonment. Commun Biol 7, 84. doi: 10.1038/s42003-023-05729-7

文/AC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