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年前阿茲海默症重要機制研究疑造假 危害對科學信任心

2006年,美國明尼蘇達大學雙城分校神經科學家 Sylvain Lesné,在國際頂尖期刊《自然》上發表研究,阿茲海默症 (Alzheimer’s disease, 又稱老人癡呆) 患者大腦中出現的 β 澱粉樣蛋白是致病主因,此後十多年的其中一個研究發展關注在如何消除 β 澱粉樣蛋白。

然而,另一頂尖期刊《科學》的記者調查半年,質疑 Lesné 當年論文的大量圖片可能造假;若說法正確則代表學界 16 年來於阿茲海默症的研究方向被誤導,危害了大量人口的健康。

調查事緣

《科學》的報道指, 2021 年 8 月美國范德堡大學神經科學家 Matthew Schrag 的同事為他介紹一個正在調查阿茲海默症實驗性治療藥物Simufilam 的律師。根據對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FDA) 的提請,該律師的客戶是兩位著名神經科學家,也是Simufilam 製造商Cassava Sciences 的賣空者,如果該公司股價下跌,他們就會獲利。 Cassava Sciences 聲稱藥物可改善認知能力,部分原因是修復體內一種蛋白質,而該蛋白質可阻止β 澱粉樣蛋白在黏性腦部沉積物。 

Schrag 擔心正在進行的 Simufilam 試驗中的志願者面臨副作用風險,尤其 Lesné 的研究是本世紀被引用得最多的其中一份阿茲海默症研究,多達 2,300 份。因此他接受該律師付費 18,000 美元委託調查,利用自己的技術和醫學知識發現超過 20 篇論文有明顯經過修改或重複的圖像,而Schrag 隨後將所有發現傳至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 (NIH),後者在調查 β 澱粉樣蛋白相關研究累積投入了 2.87 億美元(折合約 22.5 億港元)資金。 

多名專家認為原研究圖片有篡改

不過, Schrag 不願指稱 Lesné 造假或有不當行為,僅強調可能要透過原始圖片和數據來了解發生了甚麼事。《科學》亦邀請了多個獨立專家審視了 Schrag 的發現包括 70 多張 Lesné 團隊原文的圖片,他們整體都同意Schrag 的質疑,有參與審查的美國肯塔基大學阿茲海默症專家 Donna Wilcock 更形容一些圖片看起來「具有令人震驚的公然篡改行為」。

以調查期刊圖像聞名的荷蘭著名分子生物學家 Elisabeth Bik 指出,由於獲得的實驗結果可能不符預期,因此該些研究的作者似乎將不同實驗的圖片拼湊在一起,以便配合實驗當初的假設。

哈佛大學腦神經學者 Dennis Selkoe 是其中一個澱粉樣蛋白理論主要倡導者,他至少引用了 Lesné 研究 13 次,但他應《科學》要求審查了 Schrag 的發現,並表示他沒有在每張可疑圖片中看到篡改行為,但「肯定至少有 12 或 15 張圖像,我同意沒有其他解釋」。 

今年年初, Schrag 曾向 NIH 和《自然》等多份期刊提出了相關質疑,而包括《自然》在內的兩份期刊已發表文章,表示對 Lesné 團隊研究的關注。 Schrag 的發現亦代表大量的研究資金可能被用在錯誤的地方上。

浪費大量研究資金、危害公眾對科學之信任

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得主、史丹佛大學神經科學家 Thomas C. Südhof 接受《科學》訪問時表明:「最直接、明顯的損害,是浪費了 NIH 的資金和在該領域(阿茲海默症)的思考,因為很多學者都將這些結果作為自己實驗的起點。」

Lesné 至今未有公開回應事件,明尼蘇達大學雙城分校發言人則表示,校方已接到投訴,並正在審視相關研究與 Lesné 的專業操守。

Schrag 表示,發現是提出了關於在理解和治癒阿茲海默症症的爭議中的科學完整性等深遠問題。他說:「即使不當行為很少見,插入科學知識體系關鍵節點的錯誤想法,也會扭曲我們對某些問題的理解。」

Selkoe 亦擔心,事件可能會進一步削弱公眾對科學的信任,但學界必須證明他們能夠發現,並糾正罕見的明顯不當行為案例。他說: 「我們需要公開這些例子,以警告世界。」

Schrag 向《科學》表示, NIH 曾答覆,被認為可信的投訴將提交給衛生與公眾服務部研究誠信辦公室 (ORI) 進行審查。 然後,NIH 可指示受資助大學在最終的 ORI 審查之前進行調查,這一過程可能需要數年時間。 NIH 回應《科學》時則強調,認真對待研究不當行為,但拒絕對事件作獨立評論。

來源:

Science, Potential fabrication in research images threatens key theory of Alzheimer’s Disease

圖:Matthias Zomer

文/AC、審/W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