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搞笑諾貝爾獎:為何小鴨排成一直線游泳?瑪雅人用灌腸劑做甚麼?八公八婆幾時講真話?

不文諾貝爾獎(又稱搞笑諾貝爾獎)不經不覺在周四 (15/9) 來到第 32 屆,今年有甚麼研究在崇高的智識追求中,繼續認真做很多人認為的「無聊事」,又突破常規研究盲點為科學做貢獻呢?

因為 COVID-19 疫情,不文諾貝爾獎委員會繼續無租用過去一直使用的哈佛大學禮堂,改為完全在網上播出頒獎典禮,但無阻飛紙飛機的傳統進行——委員會早已邀請全球所有學者與科學迷拍片寄給他們,讓頒獎典禮直播時可以播出!

今年日本影片網站 Niconico 動畫亦連續第 2 年為日本觀眾進行日文直播。不知香港幾時有這種直播活動呢?

今年的主題是「知識 (knowledge) 」,委員會繼續頒發 10 個獎項,團隊或學者均從 8 個真諾貝爾獎得主手上獲得獎項,以及津巴布韋 10 萬億元鈔票,但基本上不值一文。以下是今年精選獎項的亮點:

1. 物理學獎:為何小鴨排成一直線游泳?

團隊以解決了小鴨子為何排成一直線游泳的問題而獲獎。領導研究的西切斯特大學生物學教授 Frank Fish 指獲獎是「夢寐以求」,因為他自知永遠不會獲得諾貝爾獎。

Fish 在看到一隻母鴨和其孩子沿著一條穿過密歇根州立大學校園的河流游泳後,他開始思考這個問題;當時 Fish 還在該院校趕工完成關於麝鼠 (muskrat) 流體動力學的博士學位。

Fish 團隊最終在實驗室的大水缸,讓一群小鴨跟隨一隻機械鴨游泳,結果發現排成一直線的游泳方式可以節省能量,排最後的那隻小鴨受益最多,用最少的能量。

2. 文學獎:法律文件難以理解因為寫得差

獲獎團隊分析了法律文件如此難以理解的原因。接受獎項的愛丁堡大學語言、認知和計算研究所計算認知科學講師 Francis Mollica 在典禮中說:「我們都有這樣的直覺:法律語言很密集,但我們真的需要憑知道:這到底有多糟糕?」團隊研究的結論是,糟糕的寫作,而不是複雜概念,才是令人覺得法律文件難以理解的罪魁禍首。 

她指出,「最糟糕」的趨勢之一是中間嵌入 (centre embedding) ,即將兩句句子拼合起來,而不是將之分開。另一方面,一些明明可用日常用語卻要用拉丁文,或術語寫出來。 Mollica 明言,可能有些人出於惡意,而令法律文件難以理解,但團隊無作出這方面的調查。

3. 藝術歷史獎:發現瑪雅人用灌腸劑「爽翻天」

在現代,我們會因為健康問題而使用灌腸劑,例如清除堵塞的腸道,但在瑪雅文化中,灌腸劑卻有另一重意義。是次獲獎的團隊分析了 6 至 9 世紀古代瑪雅陶器上的所描繪的場景,發現有人會打扮成美洲虎、鹿或猴子等動物的儀式,在部分場景中可以見到瑪雅人會以灌腸形式將酒精或迷幻藥注入體內,因為這樣比喝進肚更易「爽翻天」

更重要的是,有些場景是一個人幫另一個人灌腸,有的則自己來。這並非甚麼不可告人的事,因為全都是在公共場合進行的儀式。發現亦與傳統認為瑪雅人沉實不在儀式上狂歡的看法相違背。

4. 工程學獎:圓形門把手越大,要用越多手指扭開

每年的不文諾貝爾獎都不乏來自日本的團隊,今年獲得工程學獎的是千葉工業大學團隊 1999 年發表的研究。你有想過,每一次開門時需要用多少隻手指才能扭動門柄把手嗎?這團隊分析了 32 名志願者轉動 47 個不同尺寸圓形門把手的片段後,推斷轉動寬度超過 1 厘米的把手通常需要 3 隻手指,當把手直徑超過 2.5 厘米和 5 厘米時,則需要 4 或 5 隻手指,團隊當時指出:「我們無法用所有 5 隻手指轉動小直徑的圓柱物。」

領導研究的松崎元在頒獎禮形容團隊獲獎,是因為委員會認可了他們「專注於沒人關心的問題」的努力。他又指出,研究可啟發適當形狀的水龍頭或音量控制旋鈕設計,但他近年已將研究重點轉到袋與雨傘把手。

5. 和平獎:八公八婆幾時講真話

人類天生八卦,喜歡加鹽加醋,但八卦者幾時講真幾時講假又可以點分?信錯他們,隨時惹上麻煩。今年獲得和平獎的團隊開發了一個數學模型,確定八公八婆幾時吃了誠實豆沙包講真話。

參與研究的英國雅息特大學管理學教授 Kim Peters 指出,人撒謊是為了幫助盟友和傷害競爭對手,這兩者對個人都有好處。人亦會想為關心自己的人提供誠實的八卦資訊來給他們一些良好的建議,對不喜歡的人則「放流料」。她認為,了解這種動態可以幫助人決定是否相信八卦消息。

當然,有時可能會發生衝突,例如當你與朋友談論另一個朋友壞話時。Kim 指:「在這種情況下,八卦者需要取捨,應該通過說真話或撒謊來幫助他們最關心的人。」

6. 生物學獎:極度便秘的蠍子生存法

大自然已經演化出許多不同的生存策略來對抗捕獵者,最極端的是自斷身體部分,包括蠍子。南美洲獨有蠍子物種 Ananteris balzani 會在威脅下犧牲尾部,但這代表牠們會失去神經、循環和消化系統的後半部都會失,使其無法排便最終都會在幾個月內因極度便秘死亡。

獲獎團隊者想確定 A. balzani 斷尾後是否會影響運動能力,睪竟這是損失 25% 的體重,但同一時間便秘會導致體重逐步再增加。因此,團隊假設蠍子的行動速度會在短期內增加,並隨著便秘變得嚴重而降低。

最後,團隊在一系列涉及 154 隻雄性和雌性蠍子的短期和長期實驗後推翻了說法,發現斷尾後對雄性或雌性蠍子的行走速度無影響。在短期內,這意味著蠍子仍可積極覓食並逃離捕獵者,雄性也可以在因便秘死前尋找潛在的配偶交配。

其他獲獎研究,同樣有趣:


應用心臟病學獎
— 戀人第一次見面並感到彼此吸引時,他們的心跳率會同步,可能這就是一見鍾情的感覺。

醫學獎 — 當患者有毒化療時,以雪糕取代療程一種傳統成分時,有害副作用較少

經濟學獎 — 以數學解釋為何成功的人往往不是最有才華,而是最幸運的人。

安全工程學獎— 開發假駝鹿模擬車禍情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