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萬年前人類技術大躍進 或與集體知識累增有關

最新刊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 (PNAS) 》的研究指,從化石記錄中石器複雜性的飛躍表明,人類知識在大約 60 萬年前經歷突然增長,有助解釋現代人類如何變得特別擅長適應新環境。

團隊解釋指,時間甚至可能「早於尼安德特人和現代人類分途演化,並且是兩個譜系共同特徵」。

團隊分析了人類 330 萬年演化過程中的石器製造技術。他們按照 57 個地點發現的石器複雜性,順序對 62 個石具製作程序進行排名。最古老的石器來自非洲,但來自歐亞大陸、格陵蘭、澳洲、大洋洲和美洲的石器也有被分析。

團隊發現,直到 180 萬年前,石器工具的製造程序長度在 2 到 4 個工序之間。在接下來的 120 萬年,工具的複雜性不斷增加,達到了 7 個工序。然而,到大約 60 萬年前,我們的祖先才將工序提升到全新水平。

此時工具的複雜性可能需要多達 18 個工序。團隊認為,如此龐大的技術進步依賴前幾代所傳承的知識,亦即一種累積的文化。在隨後,石器的複雜性繼續迅速增加。

團隊在報告中明言,累積文化是透過社會學習代代相傳的修改、創新和改進所積累。幾代人的改進、修正和幸運的錯誤所產生的技術和知識,遠遠超出個人在其一生中可獨立發明的水平;一個人繼承上一代的文化時,其實是繼承了數千年努力的成果。

累積文化以多種方式使人口受惠,例如透過一代又一代的嘗試和錯誤,增加解決問題的機會,就像透過隨機突變和自然選擇進行的演化一樣。累積文化亦容許個人使用和推進技術,而無需完全了解其發展的各方面,從而為不斷增長和適應的知識庫開闢了道路。

隨著這種集體知識和相關行為的增長,影響學習的基因也可能被選擇。團隊解釋,這種基因-文化共同演化過程的產物,可能包括相對大腦容量的增加、壽命延長以及人類獨特性的其他關鍵特徵。”

團隊指出,雖然發現為中更新世初期累積文化的存在提供可靠證據,但這種類型的文化智能可能在人類演化史上更早出現,但複雜的社會、覓食和技術行為在考古學上是難以被見到。

來源:

Science Alert, A Critical Boom in Technology Traced Back More Than Half a Million Years

報告:

Paige, J. & Perreault, C. (2024). 3.3 million years of stone tool complexity suggests that cumulative culture began during the Middle Pleistocene. PNAS 121 (26) e2319175121. doi: 

10.1073/pnas.2319175121

文/AC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