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 年前東歐早期大型城市畜牧 多為取糞施肥增農產非為肉食

現代人無肉不歡,畜牧業更是人造氣候變化的主因。不過,上月刊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 (PNAS) 》的研究指出,歐洲最早期城市人口是以素食為主,即使當時出現了農業和大規模、有計劃的定居點,肉類仍是一種珍貴食材,不是人人可以負擔起來。

早於 6,000 年前,烏克蘭和摩爾多瓦一帶出現了大量特里皮利亞文化 (Trypillia culture) 巨型圓形城市,這些巨型城市最大的一個佔地相當於數百個足球場,曾經可容納多達 15,000 人,比當時世界上任何其他定居點都要大,規模甚至可以媲美新月沃地的古代美索不達米亞城市。

領導是次研究的德國基爾大學古生態學家 Frank Schlütz 表示,要養活特里皮利亞社會的每一張嘴,需要「極其複雜的食物和牧場管理」。雖然牛隻是該文化畜牧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但牛肉不是。團隊表示,在公元前 4200 至 3650 年,特里皮利亞社會馴養的動物之所以受到重視,主要是不是因為要取其肉,而是取其糞便。

團隊對遺址中的人類牙齒、骨骼和土壤中氮同位素的分析表明,特里皮利亞社會人口主要食用豌豆、扁豆和大麥等穀物。圈養的牛、綿羊和山羊也被餵飼豌豆和穀物,當時的人主要取其糞便作為農田肥料,以促進了農作物產量。

團隊指出,當時的特里皮利亞人認為屠宰牲口以獲取肉類,會消耗大量勞力飼養後的重要資源,導致整個畜牧系統崩潰。

此前,一些學者根據特里皮利亞人口規模估算,該文化的社會需重度依賴肉類生產維持,但是次研究則認為事實可能並非如此。

據 Schlütz 的團隊,肉類僅佔特里皮利亞社會常規飲食的 8 至 10% 。報告假設當時人口有幾天只吃肉,但日常肉類消耗,多來自小動物。

經常被施以糞肥的農作物和土壤,生物週轉率會增加,整體氮同位素水平也會較高。

在其鼎盛時期,特里皮利亞文化是獨一無二的存在。至今仍遍布烏克蘭和摩爾多瓦的定居點被設計成同心圓,一排排房屋沿著「環形走廊」排列,圍繞著一個開放的中心。與較小的定居點相比,最大的特里皮利亞巨型遺址顯示出異常高的氮同位素值,表明有「複雜的糞便管理」,而牛糞似乎是主要的肥料。團隊預測,數百頭乳牛會被廣泛放牧,有時距離定居點很遠。綿羊和山羊也被放牧,但距離較近。

團隊相信,整個系統是自我維持的;一些大型遺址的連續定居歷史超過 150 年,為幾代農民提供了穩定的家園。團隊又明言,這意味著特里皮利亞社會沒有過度開發其自然資源。

無人真正知道為何特里皮利亞文化在公元前 3000 年左右消失得無影無蹤。一些專家曾懷疑是被武力或是因政治緊張局勢摧毀。也有一些學者推測,是寒冷和乾燥的氣候終結了這些曾經繁榮的社會。新提出的說法亦顯示,該文化的消逝更有可能是基於社會或政治變化造成。

來源:

Science Alert, Cattle in The Earliest European Cities Weren’t Bred as Food

報告:

Schlütz, F., Hofman, R., dal Corso, M. & et al. (2023). Isotopes prove advanced, integral crop production, and stockbreeding strategies nourished Trypillia mega-populations. PNAS December 18, 2023, 120 (52) e2312962120. doi: 10.1073/pnas.2312962120

文/AC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