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Miss Nobody 身世之謎 文/ 李衍蒨

1960 年 7 月,一名小孩的遺體在美國阿利桑那州的偏遠地區被一名登山客發現。這名小女孩的遺體已經完全腐爛並且有燒過的痕跡。找到遺體時,她依然穿著格仔恤衫、白色短褲,而腳上所穿著的拖鞋是故意裁成她雙腳大小的成年人拖鞋。她手上的指甲亦被塗成紅色。從找到遺體開始,尋找小女孩的死因及身份一直都無果,因此被暱稱為「Little Miss Nobody」。

在剛過去的三月中,負責處理案件的警方調查人員在一個記者招待會表示,已成功透過 DNA 技術找到 Little Miss Nobody 的親戚,並且找到在1960年7月21日來自新墨西哥 (New Mexico) 的失蹤人口報案紀錄。經過半個世紀,隨著法醫科及法證科的進步, DNA 技術終於能夠為她冠回她短暫人生的身份。她是年僅四歲的 Sharon Lee Gallegos 。

法醫人類學家在鑑定身份的過程中挑戰不斷,因為每一副骨骸經歷的都不一樣,而很多時情況都會是缺乏生前的病歷及資料,死後屍體因為人為或大自然的原因而有一些改變。從法醫人類學來解釋人物身份鑑定 (human identification) 包含的範疇為死者的(死時)年齡、性別、身高及源自的族群 (ancestry) 。一般而言,法醫從骨骸找到了這些資料後都會跟執法人員的失蹤人口名單作對比,希望可以找到特徵相約的失蹤者。然後找家屬多問一些詳細資料,譬如說: 之前提到的刺青、小時候的骨折,甚至可能因為牙齒矯正而拔牙等等。換句話說,所謂的身份鑑定就是尋找每個人的獨特性與事件發生前後作比較。這些另類的身分鑑定方法對於一些災難性事件的身分辨認程序,譬如說9-11世貿大樓恐襲,都顯得靈活 。據說 1960 年的調查也有從這些細微的地方去推斷這名小女孩的身份,不過因為年齡推斷上總結遺體的年齡應該不止4歲。另外,因為身上的衣物、腳印痕跡等都與 Sharon Lee Gallegos 家人提供的不吻合,所以一直以來都將這個可能性排除。

從微觀領域來說,基於 DNA 的獨特性,尋找死者的身份多半依賴DNA。在骸骨情況許可時,現今科技的確可以從骨頭抽取 DNA 去檢驗核實骸骨的身份。不過,在任何犯罪電視劇或電影上,大家都看到 DNA 化驗是「呢頭拎去驗,呢頭出報告」。但事實上,並不永遠如此。以 Gallegos 為例子,她的遺體是在 2018 年從當時市政府支付的墓地挖掘出來,以便抽取 DNA 再次嘗試辨認身份。最後,才在 2022 年三月就公佈了令人感動的結果。這種法證證據化驗需要的時間取決於很多因素,其中一個亦是非常重要的是化驗所本身工作量是有多龐大。有統計指出,在美國其中 201 所警方及政府化驗所裡,DNA及其他化驗樣本的化驗時間最短可以二十天或以內完成,最長的則可以是兩年,平均等候時間都約莫是 152 天(相等約五個月左右)。學者進行這個統計的原因是因為有鑑於覺得州立政府及執法單位在這方面的透明度不夠,希望藉著這個統計來減輕大眾從媒體上得知的誤解及與真實情況的出入。

圖:missing poster

罹難者如果沒有家屬在世,鑑證人員沒有辦法比對 DNA ,又或是家屬沒有參與任何辨認計畫提供 DNA 比對樣本的話,即使可以使用 DNA ,都沒有辦法可以完全鑑定身份。因此,能夠確認到 Gallegos 身份除了因為技術的協助,絕對還有一份運氣!每一年新的科技誕生,都會為家屬及有參與此工作的法醫部門及研究提供一個希望。因為大家都了解家人每天無止境的等待都是折磨。而可憐的是,歷史上很多各種的戰役及事件中喪生的家屬,到今天都可能在等一個答案。 Gallegos 的外甥就表示,由於因為從小到大都有聽到他母親提及一直都想知道當時在家中後花園被擄走的姐妹的下落,沒想到可以在他有生之年協助母親完成心願令他覺得是次非常不可思議!

雖然, Gallegos 的死因及疑兇最後均沒有公佈,或是沒有頭緒。不過,很多罹難者家屬都表示,其實就是想得到一個答案,領回骨骸,及給他一個完整的安葬儀式,其他一切都沒有那麼重要了。

來源:

Hauser, C. March 15, 2022. Remains of Child Known as ‘Little Miss Nobody’ Are Identified, Sheriff Says. The New York Time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ytimes.com/2022/03/15/us/sharon-lee-gallegos-arizona-cold-case.html?fbclid=IwAR0DCw_f_tux7RxPB4F2s1LxIZM1jwNw6-bz5GMNN4Oku9bKcqk45Kbr9SQ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